从唱歌到听歌,从听歌到唱歌,走了一个圈儿



    • 从一所初中旁路过,看到现在孩子们人手一部手机在听歌,听歌视乎是一件很普通很容易得事儿了。追忆自己初中,还得用一台桌面磁带机听歌,能听的,也就是路边小贩兜售的盗版磁带。一周午饭钱省着吃,余下来的钱可以买一盘,在当时,也是土豪级的炫耀。一盘新磁带到手,可以吸引全班女生来借,在那个青涩的年龄,自豪感溢于言表(装X的感觉好极了)。具体听的什么,也不记得了,之前是费翔、小虎队什么的,后街不记得是初三还是高中的事儿了。唯一记得是,那个时候,有“非法”的歌听,就是很值得炫耀的一件事儿,哼哼上两句,那你就得上天了。插播一条那段记忆里见闻的装X往事:一个高中生年纪的家伙,整天骑着山地车(那个时候叫“赛车”,现在说,无非就可以换挡的自行车),带着一墨镜,腰上捆着一“砖头”(很厚的随身磁带播放机),在我们学校门晃悠。搞的全校男生,都想痛扁他一顿。(然后么,就没有然后了,这就是当时的初中生,不知道有没有同龄人能理解)。
      0_1529306839925_从唱歌到听歌,从听歌到唱歌,走了一个圈儿-1.JPG

    • 很快,来到了高中。高中“砖头”已经开始普及,不过真正的土豪也出现了——超薄磁带机:金属随身听。那个时代,要想拥有一台,基本是奢望。不过那铝合金氧化的亮蓝色外壳的随身听,超薄的尺寸,口香糖电池的新奇,确实给我留下了永远不会忘记的的印象。同时也是第一次给了我音质这个概念。老SONY walkman877,把班上所有的“国砖”干的一无四处的。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内地,磁带内容一下多了很多,也便宜了很多,高中是一个激情迸发的岁数,摇滚是我们的集体主旋律,byeond、boyzone、westlife……,不过高中貌似也是青春最活跃的萌动期,那个时候,音乐是生活的一部分,但是大家好像追求了更“非法”的东西。班里能有一本《樱花信》的漫画书,你就可以直当班长了。(我有说我有《恶魔爱神》吗?我会说当时我已经有PC了,所以可以玩些XX图片游戏吗?)。高中同样有一段装X趣闻,在之前括号里不算的情况下:高中我不是一个好学生,学校造反派的骨干,位数不多的几个交了女盆友的人,而且是把搞定的班长。好像是我帮她修好了她摔坏的BP机开始的,现在还误入歧途的走在“修声音”的路上……哦,对了,我们那个时候都很痴迷热播的《灌篮高手》(篮飞),她还很喜欢跟着里面唱(后来听闻大学英语没过4级,倒是把日语1级给秒过了,也许这就是音乐的力量吧),我也一起开了嘴,一起唱唱,我们的最爱的是WANDS写给三井寿的《直到世界的尽头》。在一起因为音乐,分手也因为音乐,高三我非要去学校地下乐队学打架子鼓……(原因就不继续写了,已经和装X无关了,不过那个时候的感情真的很纯粹的,我说上学的时候,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,你们也不信)。
      0_1529306849041_从唱歌到听歌,从听歌到唱歌,走了一个圈儿-2.JPG

    • 大学——牛鬼蛇神装X的乐园,也是我终于从听走到唱的起点。自学吉他,感觉比拿烙铁还简单。不识五线谱,但是听过两遍,总差不离能把调给弹出来。然后嘛……被拉去帮忙给一在女生楼楼下唱歌表白的童鞋弹伴奏,却……(这事儿太狗血了,还是不说的好,内容比10多年后的大学剧精彩多了)。大学生活圈儿里,音乐、女友,唱歌、弹琴,附带修修东西补贴换女友和琴的财务漏洞……。总之,初中之后,我就没当过好学生(小学只拍洋画,不算坏学生)。大学更是坏学生了,自己专业的课,一节没去上过。跟着机电院的工业设计专业学画画去了(这个专业当时我们这个工科学校里女生最多的,我两个女票都是从那里找滴),他们老师挺喜欢我的,带队写生,都叫上我,那个时候,别的童鞋背画板,我就背着吉它……然后;经常跑电信院去蹭课,学我喜欢的内容,顺带把修不好的东西带去找老师帮忙看看(现在回忆起来,大学的老师真的是被关的太久了,看到FPGA都是茫然的,更别说相信,现在都可以直接内核C编程了)。最后,还得回老专业计科联络下感情,求学长帮忙黑下学校服务器,改成绩,才勉强把大学混毕业了。(大四毕业的前,把计科新来的辅导员mm收了,也算大学圆满了)(别学我,最终只有毕业证,学位证就……呵呵了)。大学期间,好像是随身CD最火的时候,我没啥新装备的。那个时候女票4号送了一台国产的随身CD,我用的也很少。当时已经有初烧前兆了:污下一台帮修的Pioneer的CD机,自己捣鼓设计了一个前级。国内的互联网也才刚刚起步,寝室没有网络,不过我依然坚持每周压几首歌,上传到100muisc上去。再回首,往事如烟,已无支椽片瓦……
      0_1529306863133_从唱歌到听歌,从听歌到唱歌,走了一个圈儿-3.JPG

    • 毕业了,终于毕业了,也终于,一切都结束了。不过我怀揣着的梦没有结束,为了一部夏普的MD,来到了深圳,一个在我看来,能买到走私货最靠谱的地方。就如同买的第一张创新声卡,只是为了midi硬件波表出来的好声音,改的一张724,只为了游戏里配的声音,能听硬。去深圳的理由如此荒诞,我必然错过了很多的“机会”。一起到深圳的淘金者们,都赶上了这波浪潮,发了大财。我走过这些年,除了继续的装X,就是静静的听歌。反倒是到了这个吵杂而没有任何文化底蕴的城市,我学会了听歌,听很多过去根本连看都不会看的歌。也许是年纪不同了吧!一个人学会了安静了,学会了一个人,学会了品味孤独,学会了享受痛苦。人生如果是一首歌,它的每一句都是唱给不同年龄的我们的。我学会了去听它。
      0_1529306869698_从唱歌到听歌,从听歌到唱歌,走了一个圈儿-4.JPG

    • 写了这么多,其实我也没想好写什么,想起《见龙卸甲》里那句台词,人生走了一遍,只是走了一个圈儿。回忆下自己的人生,确实围绕着装X,走着一个又一个圈儿,循环着一个又一个的梦。

    • 也许是我突然又想唱歌的原因吧,可以唱给自己孩子听听了,可以唱给自己父母听听了,视频的时候,不再只有嘘寒问暖的两句话,我也可以给他们唱首歌,真真正正的唱歌,no装X,no自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西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写于2016年4月27日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寻找同龄的普通人


  • 什么过来人……老人啦,人老啦!



  • 哇,西总也是过来人啊!



  • 谷总,也来追忆青春吗?


 

Copyright © 2018 - 蜀ICP备17031673号-5